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农产品商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909|回复: 0

农民达芬奇:梦想飞多高不重要 重要的不在飞起来

[复制链接]

42

主题

42

帖子

15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2
发表于 2014-1-18 20: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月4日,北京通州农民发明家吴玉禄带着他的21个机器人“孩子”,一起亮相上海外滩美术馆举办的《蔡国强:农民达芬奇》全球首展。吴长青摄
     农民不种地,却搞起奇里古怪的发明,还在城里办展览。有人说,展览把人群中的异类归到一起了
  农民达芬奇:梦想让生活更美好
  在一座处处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口号的城市里,猛然看到“农民,让城市更美好”这一句,你会不会眼前一亮?而当这句话被醒目地刷在一栋等待拆除的墙体上,周围有来来往往做着建筑工人的农民,那一瞬,你是不是会心一笑?
  靠近上海外滩的虎丘路,正在建造一个名叫洛克外滩源的工程项目。在4月份的时候,这个项目的建筑工人开始好奇,怎么陆陆续续有好些潜水艇啊、飞机啊、飞碟之类的家伙运进隔壁的上海外滩美术馆?
  所有这些在建筑工人眼中奇怪的玩意儿,都属于一场名为《蔡国强:农民达芬奇》的展览,该展从5月4日延续至7月25日。策展人是旅美华人艺术家、“奥运大脚印”的创作者蔡国强。
  悬在空中的木头飞机、冻在冰里的潜水艇、会泼墨作画的机器人……走进上海外滩美术馆,就像进入了一个荒诞的童话世界,而创作这些“童话”的,是9个农民:吴玉禄、陶相礼、杜文达、王强、曹正书、李玉明、熊天华、徐斌、吴书仔。
  三层展厅的展品是吴玉禄的“机器人工厂”,大大小小各种机械装置摆满了整个大厅,或行走、或跳跃、或旋转,“咣当咣当”地,热火朝天,而吴玉禄稳坐其间,心平气和。
  这里吸引了不少参观者,演示展品的学生志愿者贺王月接通电源推上开关,六条腿的电动怪车就一颠一颠地往前走:“这上面可以让小孩子坐着玩”,接着她又跑到墙边,开动爬墙机器人,小小的机械车开始像蜘蛛侠一样满墙乱爬,“我也想知道这个机器人是怎么吸在墙上的,可吴老师不告诉我”,随后她又拿起一样长着四条腿一条尾巴的机械装置,“看这像什么,像老鼠吧,我一开始也没看出来。”
  “我是拉洋车的机器人,吴玉禄是我爹,我拉我爹去逛街。”吴玉禄遥控着拉车机器人“吴老三十二”不时追着参观者到处跑,逗得3个外国人乐不可支。其中一个老外操着不太流利的中文连连夸赞吴玉禄:“机器人的动作真幽默”,“你太聪明了,这些东西我都不会做呢”。
  吴玉禄似乎对这些赞美都习以为常了,他用一口京腔不紧不慢地回答参观者的问题,一边还抽时间调试机器。
  自认为对机械有天赋的北京通州马务村农民吴玉禄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开始尝试做机器人,别的小孩一下课就撒丫子玩儿,他呢,就喜欢观察别人的动作,怎么走路、怎么跑步、怎么蹦跶,心里头琢磨着怎么能做出个和人一样活动的机器人。
  他有田不种,“10亩地都跟北大荒似的,全是草”,被村里人背后议论“这败家子就知道摆弄些破玩意儿”,家人只能去借钱借粮食度日。1987年,他做出了第一个能够独立行走的“吴老大”,接着又有了“吴老二”“吴老三”等等按照“出生”顺序命名的一系列机器人。绝的是,这些机器人虽然有同样的核心部件“电动机”,但是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都不相同:跳舞、跳高、爬墙、翻跟头……
  如今的吴玉禄已是著名的农民发明家,去大学讲演,上电视台领奖,飞国外参展,风光无限,但他在许多人眼里却依然是个“异类”。
  如果说,吴玉禄的机器人工厂完全是个热闹好玩的地方,那么当参观者步上四楼,眼前出现的一件作品就能把人带入空灵静谧的童话世界。
  这是个三层贯通的空间,天窗透入的光线很充足,整个空间高高低低悬空吊着陈种植和王强两人合作造的飞机,李玉明做的潜水艇,徐斌和吴书仔的直升机,以及杜文达做的飞碟。地上还铺着草皮,放养着60只活鸟(有相思鸟、高冠、秀眼)。
  这件作品就叫《童话》,讲的是关于梦想的故事。关于这些展品的故事,蔡国强的助手黄千欣娓娓道来。
  来自四川绵阳的王强制作的飞机,能够飞3000米高,累计飞行了100多个小时。因为欣赏王强,附近航校的人特地给了他一条航道。“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够从绵阳飞到100多公里外的安县。”王强说。
  而吴书仔的木制直升机,摆在最高的展位上,但看上去却最不可能飞起来。这架直升机的主要材料是木条,连接处用的都是角铁和铆钉,除去唯一可动的螺旋桨,整架飞机的外观,照吴书仔的同村人的说法就是“鸡笼子”。
  1942年生人的吴书仔一直生活在江西铅山焦坑村,这个村连公路都没有。吴书仔做飞机的初衷,是想飞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顺便还能赚点收入。而选择做直升机是因为比造飞机容易些,因为它不过是个“会飞的凳子”。
  老婆在世时,曾把吴书仔的第一架飞机拆了当柴火烧了,因为家里已经很拮据,根本没有余钱“玩飞机”。蔡国强后来问吴书仔,“你的飞机已经被收藏,还要到上海展览,告诉老婆了吗?”吴书仔说,“已经对她的相片说了。”
  吴书仔的飞机要出村时,全村人都来送行。飞机扛到卡车上,慢慢驶离山村,“飞走了”,吴书仔的表情就像嫁出了自己的女儿。
  吴书仔的作品可以说是展品飞机中最简陋的一架,却被蔡国强定义为“最像艺术家的作品”。
  当蔡国强请陶相礼为这次展览设计一艘航空母舰时,陶相礼拿出的作品,20米长,甲板比一般的航空母舰更宽,为的是停更多飞机,舰身却更窄小,为了在翼下隐藏更多潜水艇。
  陶相礼的另一件作品是一艘6.5米长的潜水艇,沉伏在35吨的冰中。潜水艇内部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装备了测压仪、监控器和供氧器。
  “其实我在家里做模型赚的钱,可能比来参展还要多,为什么我要来参展,因为很有挑战性,全中国还没有人做。”陶相礼对蔡国强说。
  一个农民,一上来就想做世界上没人做过的事情,听上去很不切实际。可蔡国强说,“我们已经太实际了,我们需要的是不切实际。”
  农民不种地,却搞起了奇里古怪的发明,还在城里办了展览。有人说,这个展览是把人群中的异类都归到一起了。蔡国强的回应是,“不断有新的异类出现的时代,才是有希望的时代。”
  在美术馆的三面墙体上,策展人让人将3句口号刷了上去,“重要的不在飞起来”“不知如何降下”和“农民,让城市更美好”。这三句话,从不同角度概括了展览的意义——“对社会和时代的反思,重要的不是飞得越高越快就越好;表达对于中国社会高速发展之下的思考和担忧;展示独立在集体意志和行为之外的个体农民的创造力,以及一个个鲜活生命的感人故事,更可以看到一个民族追求公平民主社会的希望。”这些话听上去,似乎有些绕,但倒也很贴展览的宏大主题——“为了探讨农民对于现代化的贡献,以及农民的现实处境等社会议题”。
  在导展手册中有这么一句话,“农民达芬奇”意味着中国文化的复兴希望,将寄托在一个个有自由思想、有创造力,精彩生动的个体身上。
  在《农民达芬奇》开展仪式上,蔡国强更是将这句话表达得更加明确和直接。他说,世博会通过展示人类发明创造来体现追求美好生活的主旨,而改革开放以来,几亿农民的付出,使得现代化社会的建设和城市的美好生活得以发展。因此,展出自己多年来收藏的农民创造物,提出“农民,让城市更美好”的口号,也是提供了看世博会的另外一个视点。
  而在作家、资深媒体人卢跃刚眼中,他的朋友蔡国强做的这些事,是在试图提醒:当下的城市繁荣,还有一个巨大的农民背影。
  有人问,在这个背景下飞翔的农民达芬奇的梦想,能够飞多高?
  或许,能飞多高并不是最重要,因为,“重要的不在飞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农产品商圈  

GMT+8, 2019-4-26 08:32 , Processed in 0.08899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